logo

别了,老屋!

刚被我搬空的房间显得冷清,那个我来的时候就很黑的风扇,依然很黑,只是在夏天的时候白过一段;窗户也又一次失去了窗帘;天花板上的划痕,在告诉我他曾经黑了又白,白了又黑过。

我长时间的盯着眼前视野内的这些东西,却想着一些和他们无关的事情。我不知道吸烟什么感觉,或许有些人安静思考的时候就想抽烟,所以他们吸烟的时候应该是思考。也或许他们只是想让自己在发呆的时候不至于太像在发傻,所以找点事情做。

窗外很黑,昏黄的灯光下,照不出房间清晰的一个映像。即使是白天,阳光也给对面的房子遮住。我没有一个可以在光线不充足的地方能拍好照片的设备,到现在,没有给老屋一个留念

楼上阿姨的咳嗽声告诉我,她身体依然不好。什么还都是那样,然而除了时间。大半年又过去了,我还是那个我。

快要得到的,也许就是快要失去的。得到也是早晚要失去的。得到得喜悦,或许弥补不了失去他时的痛苦。难道真的有人会在失去所有后,笑着对自己说:我经历过,就够了。

老屋啊,你的马桶一直都不好用,窗户和门也不隔音,有的墙面,还脱了皮,我对你真的是不敢恭维。但是这里有多少人来了又走,走了就不来了?你见证了多少快乐或者悲伤的故事?有的人走出去了,他们决定不再分开了,而有的人走出去,再也遇不见了。而我对于你来说,是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人?乏味而又单调?

我是孤独的,就像你;我看过很多别人的故事,就像你;我曾一直是个观众,看别人的,什么都不关自己的事,也像你。有一天我也会像你一样老去。

夜越来越深。其实你知道么,有时候人也会感觉不到冷的,就像那次,躺在草地上,锤子,螺丝刀,电锤,梯子,散放在离我不远的地方,我就那样躺着,突然感觉,如果不再起来是不是也是挺舒服,挺不错的选择?然而我起来了,仅仅是因为怕人笑话。

在你面前,我或许经历太少,太幼稚。说了一堆自己都找不到头绪的话,或许让你更加头大。我还想问你墙上那句“宝贝祝你永远快乐”是谁写给谁的?妈妈写给新生宝贝的,还是分手最后的祝福?算了,你可能不喜欢八卦问题,而且你比我更喜欢沉默。

我要站起来了,因为我要离开了。不是因为那些失去被褥的床板很不友好,不是因为房东急着要赶我出去,更不是因为怕人笑话,因为我是有事情要做。我要去做一些我该做的事情了。

老屋,珍重!愿你多见证一些美好的故事。而我,或许要经历一些,也可能要失去一些,不管怎样,都是美好的故事。

 

Leave your needs and contact informati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