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
“我们交钱了”

一次去一朋友那里玩,一下公交车看见一辆农用车装了满满一车西瓜,地上一个估计是瓜农的师傅再睡觉。夏天去串门带个西瓜是个不错的选择,但娄昊有点好奇,这农用车是咋进来的。我买过西瓜,问了那个瓜农一句:“咱这是咋进来的啊,市区不是不让进农用车么?”

“俺交过钱了。”

“交钱?给谁交的啊?交警么?”

“不是,给保安交的。”

“保安?…”

“恩,保安。”

明显保安是不负责交通,也不负责管理摊贩的,收钱的人明显不是保安。应该是一种穿着类似保安,具有政府行为特点的人。瓜农只管卖瓜,你要钱了我给你了,你让我卖瓜就行。这帮收费的人应该是城管。

又一次,去省体育中心晃悠,路过郑大体院附近一个卖串串香的摊位,吃完后我好奇,问了老板一句:“咱们这这么偏僻,出三环老远了,这地方城管不管吧?”

“不管。”

“哦,那挺好。”

“因为我们交过钱了。”

……

交过钱了,就没人管了,到底是该管还是不该管呢?大家都知道,交了钱了就可以办事了,可有的人居然不知道自己把钱给谁了……。交了钱了可以生孩子,不交就咔嚓掉;交了钱了,可以进城卖瓜卖菜;交了钱了可以……。交了钱有什么不可以的么?不交钱能让俺办点事行么?

 

Leave your needs and contact informati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