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
麦田里的回忆

麦田

又到了收麦子的季节了,手里挽着个篮子,带着爸爸的军用水壶,去捡麦穗。当然这只能发生在回忆里了。

那时候,村子周围都是麦田,还真的感觉是课本上写的一眼望不到边。到哪里去捡麦穗呢?大人们知道哪个村子地多,人比较忙,落下的麦穗也多。但是我们的路线经常是不确定的,哪里没去过,哪里好玩,就去哪里。经常下晌时候,篮子才装个差不多满。

麦田里最好的发现莫过于一个还颜色发青,尚未成熟的麦子。麦穗掐下来,揉碎了,吹几下,就成了口中的美味。我们称它为“麦仁”。

在路上口渴了,要喝水还是有讲究的,在田里找一根完整的、没给压扁的麦秆,掐掉两头,就是一个很酷的吸管。要这样喝水一块出去玩的伙计才会觉得你“有品位”。

还有一个重要的工具就是剪刀。捡到的麦穗经常是带麦秆的,如果老是用指甲掐,收手指揪,那一晌下来手会很疼,这样剪子就是一个很有用的工具了。然而剪子还是有等级的,如果你带的是个妈妈做针线活用的大剪子,那么你就低了很多档次,如果你带的是个那种可以折叠的小剪子,那么你就太有面子了。如果你出发前,问父母要剪子,然后给你的是个大剪子,还解释说这个比那种剪子好用,更锋利,那么你就悲剧了。就是说他们不想或者没时间给你买个专用的剪子。

因为读书的原因,麦田的回忆大概停留在了初中年代。而初中去地里帮忙也少,基本上是帮忙割麦子,装车的事了。那时候同学们出大多都出过一个事故,就是用镰刀把自己脚割破了。最牛一个哥们是一镰刀下去,割破两只脚。初中的麦田,比小学时候的少了好多乐趣。

过去这么多年了,有时候回忆一下,却觉得那短短的回忆却是无穷的,那是一个向往而又只能回忆的时代。如今,人大了,世界小了,找不到那种看不到边的感觉了,却少了非常想去什么地方,非要到达的欲望了。或许是因为对路上的东西少了一些期待,多了些患得患失吧。

哎,一去不返,我童年的麦田。

 

Leave your needs and contact information